| 0 评论 ]

高层管理人员的角色

谷歌拥一个三人核心管理团队。在过去八年间,布林和我一直密切地合作着。我们的 CEO 施密特三年前加入了谷歌,布林和我担任总裁。我们三人联手管理公司。这种结构并非传统,但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了成功的配合。

为了及时做出决策,施密特、布林和我每天都会面,相互沟通业务发展的最新情况,并且把精力集中于最重要和紧迫的议题上。决策常常是由三人之一做出,其他两人在事后##CONTINUE##得到简报。这种方式之所以有效,是因为相互之间充分地信任和尊重,而且思路基本一致。由于长期密切协作的关系,三人常常能够预知彼此之间的意见差异。我们知道,一旦我们持有不同意见,那么正确的决策就不可能那么容易做出。对于重大决策,我们会和一个适合执行特定任务的更大的团队展开讨论。通过讨论和分析,最后弥合差异、达成一致。施密特、布林和我在公司运营中不存在任何显著的内部冲突,只有健康的辩论。鉴于不同方面的问题层出不穷,我们三个人之间实现了决策分工。

施密特的加入是对布林和我在业务管理方面经验的有力补充。施密特曾经担任太阳微系统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他还曾在 Novell 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拥有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考虑到谷歌的科学和技术文化,我们认为他是公司非同寻常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三人之间的这种合作伙伴关系非常有效,我们期望它能够维系下去。三人的集体决断和充沛的精力已经给公司带来了显著的利益。

施密特的法律职责是担任 CEO ,专门管理公司的副总裁和销售组织。布林专注于工程开发和业务经营,而我则专注于工程开发和产品管理。我们三人花了大量时间应对公司的整体管理以及其他一些此起彼伏的需要。公司拥有一个出色的董事会,对谷歌的管理进行监督。公司还拥有一个才华横溢的行政人员团队,负责管理各个领域的日常运营,例如财务、销售、工程开发、人力资源、公共关系、法律事务和产品管理等。谷歌十分幸运,能够拥有这样一支卓越的管理团队,他们与公司一同成长,直至今日 — 是他们经营着公司,一切都应归功于他们。

企业结构

谷歌的企业结构旨在实现长期稳定。您对谷歌的投资就是把长远发展的“宝”押在了整个团队上,特别是布林和我以及创新方式上。

我们希望谷歌能成为一个重要并有影响的机构。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时间、稳定和独立。谷歌要在媒体产业和技术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这两个产业都充斥着机构合并和恶意收购活动。

在向上市公司过渡的过程中,谷歌采取了这样一种企业结构,使外界难以收购或者影响谷歌,我们称之为“两级表决”。它使谷歌的管理团队更容易延用我们在上文中强调的“关注长期”和富于创新的方式。关于两级表决的详细描述,请参见这份招股说明书的其他章节。其中即将发售的 A 类普通股每股拥有一张表决票;公司现有股东持有的 B 类普通股每股拥有 10 张表决票。

这种结构的主要作用就是,在谷歌股份大量易手的过程中,使我们的团队,特别是布林和我,能够更牢固地掌握公司的决策和命运。在 IPO 之后,布林、施密特和我将控制谷歌 37.6% 的表决权,而高层管理团队和其他董事作为一个整体将控制 61.4% 的表决权。新投资者将可以充分分享谷歌的长期经济前景,但是几乎没有能力通过他们的表决权来影响公司的战略性决策。

尽管这种企业结构在技术企业中并不常见,但类似的结构却经常应用于媒体业务,并且具有深远的意义。《纽约时报》公司、《华盛顿邮报》公司和道琼斯公司(也就是《华尔街日报》的出版方)等都采取了类似的“两级所有制”结构。媒体观察家指出,尽管公司各季度的业绩存在波动,但“两级所有制”结构能够让这些企业着眼于它们在严肃新闻报道中的核心而长远的利益。出于类似的原因,Berkshire Hathaway 也采用了“两级制”结构。从增进企业核心价值、实现长期成功的角度上看,我们相信这种结构已经清晰地显现出其优势所在。

一些学术研究也表明,从纯经济学的角度上看,“两级制”结构对企业股票的价格并无负面影响。当然,其他一些研究认为“两级制”结构会对股票价格带来负面影响,我们不能向您保证谷歌不在此列。谷歌的各类股票在经济利益上是完全相等的,只是在表决权上有所不同。

谷歌是作为一家私营公司成长起来的。我们相信,“两级制”表决结构将有助于谷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保持自己当初作为私营公司时的许多积极因素。我们了解到,一些投资者并不欣赏“两级制”结构。一些人或许认为谷歌的“两级制”结构将使我们能够采取某些仅惠及我们自身,而非谷歌全体股东的行动。谷歌已经仔细考虑了这个问题,我们以及董事会绝不曾轻率地做出任何决策。我们深信,每个与谷歌有关的人 — 其中也包括新投资者 — 都将受惠于这种结构。然而您也应当明白,谷歌及其股东或许尚未意识到这些预期利益。

此外,谷歌最近扩大了公司的董事会,有纳入了三名成员。 John Hennessy 是斯坦福大学校长,拥有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Art Levinson 是 Genentech 的首席执行官,拥有生物化学博士学位。Paul Otellini 是英特尔公司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这些新董事给公司带来的能力和经验让我们无比兴奋。

我们相信,谷歌拥有一支世界级的管理团队,在谷歌使命的感召之下,担负着实现成功的职责。我们相信,“两级制” 结构所带来的稳定性将让我们得以保留我们独特的企业文化,并继续吸引和保持人才 - 他们是谷歌的生命和血液。我们的同事也会相信,一个专注于长期稳定成长的公司一定将珍视他们自身、他们的辛勤劳动以及他们的爱和创造力。

作为一名投资者,您即将把一笔长期风险投资交托给这个团队,特别是布林和我。我们两人,再加上施密特和管理团队的其他人员,清醒地认识到,个人和集体利益将与那些选择支持谷歌发展的新投资者们的利益保持深刻的一致。布林和我致力于谷歌的长期发展。谷歌团队的全体成员也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公司长远成功的执著追求。通过一如既往的艰苦努力和良好的运气,这一承诺必将持久而兴盛。

我和布林当初创建谷歌时虽然希望,但并没有料想到谷歌会达到现在这样的规模和影响。我们当时有一个强烈并且至今也丝毫没有改变的目标,就是能够帮助人们有效地寻找信息。我们坚信,搜索和整合全世界的信息是一个非同寻常的重要的任务,而且必须由一个值得信任并且希望为大众谋福利的公司来完成。因此,谷歌肩负着对全世界的使命。这种“两级制”结构将帮助确保我们履行自己的责任;而且我们相信履行责任的过程将给谷歌的股东带来更大的价值。



Google 黑板报 -- Google 中国的博客网志: 来自创始人的信 2004(二)

0 评论

發佈留言